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【小品文 … 鏡中人的聯想】 ………  莊貞妮

beehar3.JPG (42770 bytes)

 

見到這張照片時被它深深地吸引住了。

理智做了一番掙扎后,終於在現實的社會中被帶進了遠古的世界

里,被帶到宋朝大詞家溫庭筠的書房中,他正在寫一首新詞,寫

著第一句: “小山重疊金明滅”; 他頓了頓筆,整一整水袖便

又心血來潮了,只見他再提筆,抓一抓筆尖。聽見他邊寫邊念

到:“鬢云欲度香腮雪。懶起畫蛾眉,弄萛猻~遲”。

啊!好句子,妙構思。我一旁想著,“莫非他也看到那張

照片,他分享到我的喜悅嗎?”想到此事欣喜不盡若狂,本欲

上前問個究竟,可是步不及他身邊,便又見大文豪眉飛色舞

右手高舉,左手抓著水袖,【哈】的一聲筆鋒飛駛紙上。

不出數秒又見溫氏停筆,這次他把筆放下,抖一抖水袖,

整一整冠,然後對著剛寫好的詞滿意地大笑三聲,轉身欲走。

此時,不想放過機會的我便把溫氏叫住。可是,他像沒聽到我

的呼聲叫頭也不回的走了,耳邊隱隱的傳來他的吟詩聲:

“照花前後鏡,花面交相映,新貼繡羅襦,雙雙金鷓鴣。”

詞寫完了,溫氏消失了,可是,他沒來得及告訴我,我竟也

錯失機會沒問著他:“你看過這張照片嗎?有看過嗎?你形容的

不正是照片中的意鏡嗎?”

現實與夢幻,夢幻與現實,人生與戲,戲與人生,真真假假,

假假真真,有必要分別嗎?當初莊周或許真夢到了蝴蝶,但他卻

也讓蝴蝶夢見他,今日的邁霞不曉古人,古人也不知郭邁霞,

但古人心中已有現時的她,而邁霞之心中也早已有戲,有古意…

現時之我不得古時鏡,卻見得【花面交相映】,非從今時起,

是打從生命中有了薌劇……逐漸地被腐蝕,被侵占,一直到枯萎、

死亡,到再生。去的是人、事物,去不了的是《薌》一代接一代,

一世傳一世………。